南水

女 小透明
主战叶蓝。

Trapping you

*唉也是傻白甜
*真的懒得写前面这些我是真懒……还是得说OOC请原谅。

正文

“嘿艾伦,利威尔先生叫你过去,顺便帮我把这些文件送他吧。”盯着令他眼花缭乱的屏幕时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手,肩膀也被人重重拍了一下,顿顿地泛着麻痒的疼。
狠狠拍下那只让人生厌的手,过度的烦闷使他头脑发胀,不悦地低下头用两手支着它,并发出粗哑的低吼:
——“你自己送去,别烦我。”

“嘁,”让吃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复而又觉得失了极大的面子,摆出了凶狠的表情,“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每天都做出那副表情你以为谁欠你似的,别以为有利威尔部长罩着就了不起了,我平生最看不惯你们这些走后门儿的……”
胳膊上的软肉突的被人使命儿掐了一下,让痛的嗷嗷叫起来,“爱尔敏你掐我干嘛!别以为我们都不知道他们俩那点儿猫腻……你现在也没的可炫耀了,每天都那一张臭脸难怪利威尔部长找了块鲜肉……哎呦你别推我!……”

噼里啪啦的按键声在刚刚的吵闹中暂时安静了下来,此时又齐刷刷地重新运作起来,刻意加重的声音让整个办公室陷入了诡异的气氛里。所有人都在电脑的遮挡下腾出一只眼睛悄悄地往青年这边瞟,看着他始终把脸埋在早已握紧了拳的双手里,关节微微泛着白。

爱尔敏环顾着四周,做出了手势示意,在确认没有人继续探着头往这边看的时候,才轻轻拉来一把椅子坐在冒着黑气的青年身旁,末了想一想,又拿来了一张空白草稿纸和两支笔。
他在纸上写了一句话,轻轻拍了拍他身边的人,把纸推了过去。

「你跟利威尔先生发生什么了?」

艾伦怨愤地朝爱尔敏投去一个目光,接着狠狠地在那张纸上戳上几个字,

「庆功会」

啊。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

「我得跟你谈谈。事不宜迟。」爱尔敏在心中了然之后,语重心长的将纸塞进了艾伦的怀里。

————————

“他是个混蛋。”

金发少年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以保证尽量不要让自己因为气饱了而撑死。
“那你就是那个傻蛋!”他夺下艾伦手中的酒杯,往自己口中灌了一大口。

“耶格尔先生,你觉得自己是谁?”
“利威尔的女朋友?利威尔的知心伴侣?阿克曼太太?”
“以上身份你没有一个符合的就不要给我耍这种该死的小孩脾气。你能确定利威尔他对你到底怎么想的吗?你完全不清楚现在到底是单箭头还是双箭头,本来你就处于一个劣势,现在你就在把自己推向火坑。”

“那个女的你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利威尔他也仅仅是单独把她送回家了而已。就算她真的是,我们打个比方,是利威尔的‘特殊人士’,那你就更不能盲目愤怒。你就更应该一步一步先把它走好了你再……”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艾伦又把他小巧的头扎进了自己的臂弯里,他的脸涨的很红,语气里明显有了抖音。紧接着就只有酒吧里嘈杂的声音萦绕在耳边,这里的两个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偶尔冒出一两个拼命压抑的抽泣声。

时针慢慢地又走了一圈,夜晚将它的表盘也浸的凉湿, 黑暗染红了他的眼。

爱尔敏最终俯身抱了抱那个低糜的大男孩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也该清楚,如果这些话有用也不至于如今这样。伯父伯母对我说过,在外面要多照应你,就算你自己无所谓,我和三笠也是看不得你这么大的变化。”
“快回家吧,很晚了。”

“我就是喜欢他。”他想,“我不是利威尔的女朋友,不是他的知心伴侣,当然也不是阿克曼太太。”
“我只是喜欢他,恰好又不想告诉他。这样一来,自己为了他吃醋不开心,也没有什么错。”

——然而眼泪依旧下来了。是因为得不到的贪婪,还是无法理解的痛苦?

我向你铺开一盘棋,企图迈进你的界限里。

于是开始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

被塞到手里的纸张,暗地下的通风报信,语音箱里保存着的微弱泣声。
上好的鱼竿与鱼钩都已具备,只差诱人的饵,与上钩的鱼。

长年僵着的嘴角终于露出了势在必得又愉悦万分的轻微弧度,狭长的眼睛餍足地眯起。
“艾尔文,从今天开始我要休假。”
“干嘛,度蜜月?”
“……煮鱼。”

两个星期的压抑想念,堆积成灾的误会伤痛,一定要将这条可爱的小鱼,拆之入腹。

————————

“听说你最近,对我很有意见?”
背后抵着冰凉的墙壁,面前人的膝盖霸道地挤进他的双腿间,双手被十指相扣强行按在身后,不顾他酥软的腰又朝着耳边吹了口潮湿温热的气息。

——“抓到你了。”

又是如此令人眩晕不已。

END.

*嘿,感受到我今天返校的怨念心情了吗_(:3」∠)_
*什么玩意儿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