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

女 小透明
主战叶蓝。

白衬衫 #利艾版深夜60分#

*它不虐

天黑沉沉的,阴郁的湿气扑面而来。像远处传来的低沉怒吼,响起来轰隆隆的雷声。

公园里的长椅很凉,那上面坐着一个少年。白衬衫,牛仔裤,低帮帆布鞋。他的双腿非常修长,端端正正地弯曲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由于不用再承受上半身的重量,它们此时放松地垂着。

我很奇怪他为什么独自坐在那里,然而将要下雨的暗色天空与他一身干净明亮的着装相对应成异常美丽的画面。他低下的头看起来很忧郁,却浑身散发着年轻人独有的荷尔蒙气息,十分吸引人。出于职业的习惯,我忍不住提起单反,将这一幕记录进了小小的屏幕里。

“嘿。”他一定听见了轻微却刺耳的快门声,向我这边望过来,我注意到他的眼睛是十分少见的祖母绿,那里面闪着无名的光,他整个人都十分耀眼,是不论放进哪种人群都非常亮眼的类型。他对我扬起了友善的笑容,并打了一声招呼。

我于是坐到了他的身旁,收起了相机,略带些尴尬地冲他挤出一个微笑。

“我叫艾伦,您呢?”

“……狄克。” 说实话,我对他主动报上姓名的行为感到了惊慌。从他的言行举止来看应当是一个家世不凡的公子哥,连笑容都像专门排练了一样每次都到达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但他又像一个不谙世事的懵懂男孩儿,轻易地把自己的弱点展示给陌生人看。

“你不回家吗,快下雨了。”

“这雨下不来。” 他把身子往后仰,靠到了椅背上,又对我露出了笑意盈盈的表情。我默不作声的往旁边移开了些,避开了他那让人感觉惊艳的脸庞。

“先生,您真可爱。” 他调笑的话语已经说出口,然而我却早在他第一个转头看我的那瞬间就感到了惶恐——他是个0。我又不能明着走开,只好硬着头皮挑开话题。

“你身上这件衣服挺旧的,也不贴身,你应该不缺钱去买一个新的吧?”

“钱我是不缺。但是这衣服,”他将袖口宽了宽,随后把它卷到了胳膊肘处,“这衣服原来的主人特别喜欢这么穿它,把袖子折三下,露出他的胳膊,扣子解两个,露出他的锁骨。” 他说着也解开了两个扣子。

“可惜他比我强壮,锁骨生的也比我漂亮。” 他说着,又把那两个扣子系上,重重地把袖子放下来,然后抻直,“我永远也做不到他那样。”

他的笑容终于没有了,像我初见他那会儿,低下了头,把半边脸藏在刘海儿里。

“您知道吗,他可棒了。” 艾伦把双手交叉,搭在膝上,“他叫利威尔,一点也不高,比我还矮十厘米。但是他非常帅,身材也很好,工作上也特别厉害。虽然看起来很凶,很冷漠,但其实非常的温柔。”

再迟钝我也应该清楚,艾伦嘴里那个利威尔,一定是他喜欢的人。

“他是我的恋人。” 他不好意思地向我耸耸肩,不知道是因为害羞,或是因为都是男人而不自在。

——“曾经。”

我闭上了想接话的嘴。这个时候,他需要的只是倾听。

雷声还在继续,少年也在继续。

“您知道那种感觉吗,就是你很爱他,他也很爱你。但是突然有一天你觉得‘是时候了’,是时候该分开了。”

“我以前觉得这种人非常蠢。但是当我谈恋爱之后我就明白了,那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就觉得再走下去一定会完蛋的。不如趁现在。”

“即使我非常的痛苦。”

什么该死的直觉。我想,小孩子心气儿。但是他此刻很低糜,我依旧没敢插话。

头顶上突然亮堂了起来,前方的乌云退去了,湛蓝的天空露出来,太阳又将万物照的熠熠生辉。

——真的没有下雨。

“我得走了,先生。” 他又露出了那微笑,我却不再反感。对着那位利威尔,他一定不是这样的笑容。

“非常的谢谢您,听我说了这么久。”

“您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知道雨下不来,虽然只是一些常识,但是,这可是利威尔教给我的。” 他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

“是秘密,不能告诉您呦。再见!”

我冲他挥了挥手,回味着这突如其来的相遇。看着他略显单薄的背影渐行渐远,我竟并没有想怪他的意思。

他那么年轻,他那么美丽。

我打开我的相机,翻出了拍他的那张照片。白色的衬衫没能勾勒出他美好的身体,然而干净的要命的颜色,和少年脸上留恋的神情,让人动容不已。

听他的描述,那件带着皱褶的白衬衫,也许还沾着那个男人身上的烟味儿吧。

——谁知道呢。

END.

评论(2)

热度(4)